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安全管理 >> 人员及其他 >> 内容

菲律宾海盗对中国有何影响

时间:2017/9/12 16:36:47 点击:

  内容提示:2016年-2017年,菲律宾南部海域海盗/海上恐怖主义活动多发。据国际商会(ICC)国际海事局(IMB)报告,马来西亚和菲律宾海盗袭击急剧上升,特别是在菲律宾南部的苏禄海和婆罗洲以附近的水域。这些海...
2016年-2017年,菲律宾南部海域海盗/海上恐怖主义活动多发。据国际商会(ICC)国际海事局(IMB)报告,马来西亚和菲律宾海盗袭击急剧上升,特别是在菲律宾南部的苏禄海和婆罗洲以附近的水域。这些海盗活动主要是由菲律宾恐怖组织阿布沙耶夫组织实施,并且大量涉及外国目标,其海盗活动趋势以及对中国的影响值得高度关注。
菲律宾海盗对中国有何影响

  一、阿布沙耶夫组织在菲律宾南部海域及周边岛屿的海盗活动现状与特点
  据国际商会(ICC)国际海事局(IMB)报告,尽管近年全球的海盗攻击事件是近20年来最少的,但2016-2017年,马来西亚和菲律宾海盗袭击急剧上升,2016年在菲律宾南部海域,船员被绑架事件创近10年来新高,达68起。其中,28起发生在苏禄海和婆罗洲附近的水域。
  2017年,该海域又发生多起海盗袭击事件。2017年1月,根据IMB Piracy报告中心提供的数据,菲律宾巴西兰岛以东约二十一海里处发生海盗袭击事件。另外,根据位于马来西亚吉隆坡的亚洲反海盗及持械抢劫暨船艇区域合作协定资源共享中心(简称ReCAAP-ISC)发布的2017年首份海盗活动周报,2017年1月3日至9日,共记录到3起涉及外国船舶的武装抢劫未遂事件。
  这些海盗活动主要是由菲律宾恐怖组织阿布沙耶夫组织实施的。据统计,仅2016年6月,阿布萨耶夫组织至少袭击了5艘拖船以及1艘拖网渔船,总共大约劫持了33名海员作为人质。
  (一)海盗活动成为对抗政府反恐行动更加重要的手段
  菲律宾南部是该国穆斯林反政府武装的大本营,经常从事绑架勒索的恐怖组织阿布沙耶夫组织即盘踞于此。杜特尔特上任菲律宾总统以来,对该组织进行了强力打击,几次围剿后,阿布萨耶夫损失几十名成员,活动范围也缩小。但是这却在另一方面逼得该组织进行更多更严密的爆炸及绑架行动来赚取赎金,对抗政府。同时,虽然陆上活动遭遇压制,由于菲政府海上力量孱弱。海盗活动成为该组织与政府博弈的重要手段。通过绑架,获取赎金的恐怖分子进而购买武器,进行军事训练,而且经常在菲国各地制造爆炸,声东击西,干扰政府军围剿。由于该组织所存在的地区形势复杂,很容易在岛屿上的丛林中隐藏起来,一旦有机会,能通过招募本地人等方式迅速壮大,由菲律宾媒体报道,其对新加入的个人开出每个月300美金的“薪水”,在当地那些较为贫困和落后的地区能够迅速建立其威望进而增强其实力。据信,该组织从2016年上半年通过绑架获取了超过700万美元赎金。
  (二)袭击目标从小型船只同时转向大型船只
  往年,阿布沙耶夫组织主要袭击对准诸如小型船舶以及拉煤的驳船,和那些缺乏安全部队保驾护航的渔船,绑架渔民。但是由于受害人并不富有,政府坚守不付赎金的政策。该组织屡屡处死人质,例如2017年04月16日,菲律宾军方指,因为300万比索赎金无法获取,再有一名人质遭南部恐怖组织阿布沙耶夫斩首。死者和另四名渔夫是于2016年12月一起在马来西亚东部州属沙巴以东的西里伯斯海(Celebes Sea)遭阿布沙耶夫绑架。
  然而,据ReCAAP-ISC机构分析,从2016年10月份开始,该组织胃口明显加大,更少关注小拖船和渔船,开始了将袭击对象转向经过该区域的国际商业船舶,然后要求船东用大量的赎金,赎回被绑架的船员。比如之前的遭到袭击的Dong BangGiant 2轮, Royal 16轮, Southern Falcon以及最近的Kumiai Shagang轮,尤其是那些航速较慢以及干舷较低的船舶。
  (三)绑架目标从陆上外籍游客同时转向周边外籍船员
  陆地上的外籍游客一贯是绑架对象。2015年下半年,阿布沙耶夫组织在棉兰老岛达沃村附近的萨马尔岛一个度假村绑架3名外籍人士和1名菲律宾女子佛洛。阿布沙耶夫释放菲律宾女子佛洛后再获得2000万披索(约171.6万令吉)赎金。
  由于菲律宾政府近年的强力反恐,导致该组织将绑架活动同时转向周边外籍船员。据悉,2016年上半年,阿布沙耶夫组织绑架14名印尼船员和4名马来西亚船员后,估计共赚得3.53亿披索(约3032万令吉)赎金。2017年,预计阿布沙耶夫绑架勒索的行动会继续增加,尤其在菲律宾、马来西亚以及印尼周边的繁忙水域。
  (四)苏禄海海域及其锡布图水道成为2016-2017年海盗活动高发海域
  苏禄海海域是海上交通要道,与其相连的苏拉威西海则毗邻菲律宾、马来西亚和印尼三国,连通西太平洋、南海和东印度洋,不适合在马六甲海峡通航的大型油轮等船舶,通常经过这一海域进入南海。而且,“两苏”海域还是除宫古海峡、巴士海峡等之外,前往西太平洋的重要航道,特别是锡布图水道。位于菲律宾南端与马来西亚沙巴州之间的锡布图水道宽29公里,是连接澳大利亚与中国、日本和韩国的最快速航道,每年有多达13000艘船只往来航行。然而锡布图水道已经成为阿布沙耶夫恐怖组织的重点活动区域。根据国际海事组织(IMO)的开放平台GISIS数据显示,2016年1月到2017年1月,在菲律宾印尼马来三国海域,共发生了79起海盗事件,其中,在苏禄海海域,海盗绑架船员索要赎金的事件增加了三倍,发生了37起海盗事件,大多数发生在锡布图水道附近。2017年,国际海事局再度发布最新报告显示,苏禄海海域发生的绑架事件日益增加,商船安全面临高度威胁。
菲律宾海盗对中国有何影响

锡布图水道路线图

菲律宾海盗对中国有何影响

2016年菲律宾、印尼、马来三国海盗事件分布图
菲律宾海盗对中国有何影响
  菲律宾海盗事件分布图

  二、阿布沙耶夫组织海盗活动对中国海外利益的影响
  (一)对涉华海洋贸易的影响
  在地理位置上,锡布图水道在中、日、韩三国与澳洲的贸易往来中占据非常重在地理位置。根据亿海蓝大数据平台统计,2016年全年经过锡布图水道共计12665艘次,目的国或始发国为中国的航次占比为64.22%,占据半数以上。其中,航次目的国前三的为中国、澳大利亚、印尼,分别为38.78%、22.36% 和 17.12%;航次始发国前三的为澳大利亚、中国、印尼,分别为28.85%、25.60%和21.40%。排名前十的航次目的国和始发国统计表如下:
菲律宾海盗对中国有何影响
通过锡布图水道船舶的目的国排名
 
菲律宾海盗对中国有何影响

通过锡布图水道船舶的始发国排名


  数据显示,中澳两国对锡布图水道的依赖程度最高,韩国和日本对该水道的依赖程度分别列第六位和第十位。主要原因是中国每年从澳大利亚进口大量的铁矿石,且锡布图水道为西澳铁矿石运往中国的重要通道。据亿海蓝航运大数据平台统计,中国2016年全年进口的铁矿石总量是10.08亿吨(海关数据为10.2亿吨),其中从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数量为6.80亿吨,占全年铁矿石进口量的66.4%。可以说锡布图水道是中国原材料进口航线上的咽喉要道。
  从船籍的分布来看,2016年全年经过锡布图水道的船舶中,五星红旗船占5%,船东为中国籍的占11.4%。因此,锡布图水道的安全状况影响更多的是中国作为商品进口国的航线安全。然而,海盗活动将迫使船运企业改变航线,成本也因此上升,他们需要花更长时间才能将诸如澳铁矿石等商品运往亚洲主要目的地”。这将会提高中国进出口海洋贸易的时间与金钱成本。
  (二)对涉华人员造成的潜在风险
  1、涉华人员存在遭到袭击和绑架的风险
  由于2016年全年经过锡布图水道的船舶中,五星红旗船占5%,船东为中国籍的占11.4%,虽然几率较小,但不排除中国船只和船员遭遇袭击和绑架的可能以及造成伤亡的风险。例如,2007年4月,海南省“琼琼海08099”号渔船在苏拉威西海遭遇武装抢劫,18名渔民死里逃生。
  同时需要关注的还有周边岛屿的中国游客安全。2013年11月15日,一对中国台湾夫妻,在沙巴州的汶汶岛遭遇菲律宾反政府武装袭击,丈夫中弹身亡,妻子被掳走。2014年4月2日,1名中国上海籍女游客高华赟在马来西亚酒店被疑似阿布沙耶夫组织成员绑架,2个月后才获救。由此看来,虽然是小概率事件,但一旦发生,也会造成很大影响。
  2、当前形势下,涉华人员一旦遭到绑架,会遭遇更大死亡风险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一方面阿布沙耶夫组织因为赎金要求得不到满足,屡屡杀害外国人质。例如2016年,该组织斩首三个人质,分别是加拿大公民约翰·里德尔和罗伯特·霍尔,以及菲律宾公民帕特里克·阿尔莫多瓦。2017年,阿布萨耶夫组织又将70岁的德国人质坎特纳斩首。另一方面,菲律宾当前的反恐政策十分强硬。2017年1月16日,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对绑架外国人的菲极端武装人员抛出狠话:“格杀勿论,哪怕搭上人质性命也在所不惜。”这也意味着一旦发生绑架事件,菲律宾政府的态度可能更加强硬,人质生命危险加大,如果实施谈判,也意味着谈判成本升高。

  三、对策
  苏禄海海域及周边海域及岛屿的安全形势不佳,是因为它位于“可渗透”的三国边界之间。虽然菲律宾、印尼与马来西亚之间开始了反海盗合作,但是由于三国海上力量孱弱,海盗生存和活动区域岛屿众多,地形复杂,短期内难以根除。因此,中国政府要作好长期面对这一问题的准备。
  (一)指导本国船只和人员活动避开相关高风险海域和岛屿
  鉴于近年海盗活动主要分布在菲律宾南部苏禄海、马来西亚沙巴州和印尼婆罗洲附近的水域,相关商业和海事部门应向本国船只和人员发出预警信息,采纳国际相关部门的建议。例如IMB建议船只考虑走加里曼丹西部的航线以避开苏禄海。ReCAAP-ISC也发出警报,船舶在经过马来西亚沙巴州以及菲律宾南部海域时一定要保持高度警戒。
  (二)积极响应菲律宾向中国发出的反海盗请求,加强相关海域的安全力量
2017年2月,菲律宾媒体报道,为了阻止该国南部海域极端组织和海盗势力扩张,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已经请求中国派遣海警船在通过马六甲海峡和苏禄海的国际水域上巡逻,以维护海上贸易秩序。2017年5月4日,菲律宾“Rappler”新闻网称,在菲总统杜特尔特表达出与中国举行联合军演的意愿后,菲安全官员将着手研究与中国签订《军队到访协议》等相关必要程序,以便让菲中联合军演能顺利举行。出于包括海外利益以及扩大与菲合作,增强在相关区域的影响的考虑,中国可进一步积极响应反海盗的请求。

(作者署名: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作者:不详 来源:信德海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船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未经本站证实,船管网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关于版权: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我们将尽快处理。
关于转载:本站文章可任意转载,但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并务必添加本站的文字链接。
预留广告位600x60
【免费使用】点击查看详情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来源:
  • 内容:
  • 验证码:
  • 船管网 ( Shipmg.com )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sea#shipmg.com (发邮件时请将"#"换成"@") 微信公众号:船舶管理信息平台(shipmg)
  • 执行时间:31 毫秒   360网站安全认证